只對一半的真相 ─

咒語一只要工作夠努力,妳就能兼顧事業與家庭

這些年來,我逐漸意識到許多年長女性,會對現在年輕女性所做的選擇有著很強烈的批判。而某次的經歷讓我的這種認知更加顯而易見,那是在紐約一個相當具有權威的基金會,在我進行外交政策演講後所發生的事。

演講結束後,我被一群年長女性包圍,她們稱讚我的演講,而且讚賞我如此積極地投身於外交事務工作。然而,就在同一時刻,她們話鋒一轉,開始惋惜她們認識的一些年輕女孩缺乏動力,所以才會從她們的事業中「退出」。

 

換句話說,如果你準備好要無所不用其極地來讓自己的事業向上發展,包括很少有時間見到自己的孩子,那麼,你就能同時擁有事業與家庭。

 

 

許多男性執行長或資深合夥人會說,他們之所以能夠爬到事業的頂峰,就是因為他們長久以來做出這樣的犧牲─需要頻繁地到各地出差,以及全年無休地為客戶服務。華特.布萊斯(Walter Blass)是1960年代阿富汗和平工作團的主任。在一封給我的電子郵件裡,他寫出了自己為事業所做出的犧牲有哪些:「我把養育三個孩子的大部分責任都交給我那『沒有工作』的妻子。當我在海外工作時,她很明確地指責我每天花十二個小時關心那些義工,卻沒有花足夠的時間和她相處,或是去關心我們的孩子。」



困難點就在這裡。做出這種犧牲長達數十年的男人,幾乎背後都有個支持這個決定的妻子或伴侶,而他們就算不是全職在家,也至少是家庭中主要的照護人

 

這也就是說,越來越多企業執行長、顧問、學者、外科醫生或律師之所以能夠全心投入事業,是因為他們知道家裡有個慈愛的伴侶在照顧他們的孩子,而且會盡一切努力讓孩子們健康長大。儘管他可能會希望自己有多一點時間可以陪他們,或是感嘆自己與孩子們的關係比他想像的還要疏遠,但至少他知道他們受到了良好的照顧。此外,男主外女主內這種屹立不搖的社會架構,更加強化了他的選擇。他在做他應該做的事;在財務上供養他的家庭,這樣才能讓他的妻子能維持住這個家的生理與情感需求。

 

然而,相較起來,有家庭的職業婦女卻沒有這樣的選擇。儘管事業前景一片看好,卻很少有丈夫願意待在家裡,或是擔任小孩的主要照顧者,好讓妻子能夠在事業上更上一層樓。丈夫也許很支持妻子的事業目標,但絕對沒有支持到願意放棄自己的工作,或是在自己工作上做出極大妥協的程度

 

 

最常見的情況是,與其說女人得面對傳統上有事業心的男人必須做出的選擇─全年無休的工作,而且很少有時間見到孩子,但至少家裡有人能照顧他們─不如說有事業心的女人所面對的選擇是,全年無休的工作,再加上沒人照顧孩子。就算她負擔得起全天候的育兒中心,但這也意味著父母親兩人都無法照顧生病請假在家的孩子、沒有人能指導孩子的功課,也沒有人能在深夜和孩子促膝長談,包括在學校被人取笑、青春期的純愛故事等等。


這是個更加艱難的選擇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女人很清楚知道自己如果在家的話,可以幫忙照顧孩子、父母,或幫助另一半事業成功,結果你卻選擇在公司熬夜加班,寧願卡在會議裡動彈不得,這感覺起來不像是選擇了犧牲「與家人相處的時間」(不像是件你很希望能做、但卻為了事業而不得不忍痛割捨的事。)反倒像是為了你自己的個人渴望,而犧牲了與所愛之人在一起的美好生活。

 

這就是廣大的千禧時代對女性工作與家庭權衡兩難的認知。她們看得出來要在工作領域爬上高位,野心和投入勢必不可少,但是她們卻看不出來如何在同時為家庭空出位置來

 

 

了解更多:博客來  //  誠品 //  金石堂  //  讀冊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悅知‧閱知樂部落

悅知‧閱知樂部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