撰寫《女性的奧秘》(暫譯;The Feminine Mystique)這本書時,把第一章命名為「無以名狀的問題」。她描述這個問題是「一種奇怪的內心翻騰、一種得不到滿足的感覺、一種女人在二十世紀的美國遭受痛苦折磨後所發出的吶喊。」她開始相信這問題肇因於我們身為女人的現實生活,與我們試圖要達到的那個女性形象之間的矛盾與落差。傅瑞丹的原意是要為所有女人發聲,但她的話反而戳中了數百萬生活在郊區的家庭主婦心中的痛。她的讀者群龐大到足以掀起第二波的女性運動─這是個不容小覷的成就。儘管如此,她所描述的世界絕對不是另外數百萬女性的現實生活,因為她們根本沒時間,也從來沒想過要去達成那個所謂理想的女性形象。這些女人早已進入職場中拚搏,為的是現實所需,而不是她們自發性的選擇。

 

在寫作這本書的過程中,為了回應來自各種不同背景的人所提出的意見、問題和批評,我一次又一次地認知到,我自己的個人經歷,是如何無可避免地形塑了我對其他人的想法和感受的假設。就在我試著要「易地而處」時,我發現自己得不斷地面對一個非常明顯、但卻經常被忽略的重點,那就是「錢有多麼重要」。錢,讓安迪和我能夠在孩子還小時,把他們送到優質的托兒所,而在孩子稍微大一點之後,還能請得起一位全職管家;錢,讓我們能夠住在社區內有優良的公立學校和圖書館的環境裡。


 錢能夠買到一張安全網,紓解生活壓力,並提供資源和復原力來對抗難以預料的命運衝擊。然而,還是有數百萬的美國家庭盡了全力在為生活打拼時,卻還是沒有足夠的資源來消化一次突發的不幸他們的「家庭選項」─要不要出去工作?要工作多長時間?要不要留在家裡照顧小孩或長輩?要花多少時間留在家裡照顧他們?─其實根本由不得他們來做選擇;他們完全受制於生活上的經濟需求。就在我挑戰自己長久以來的信念的同時,我也持續提醒自己,我的故事並非他人的生活。

 

  我要特別強調這一點,是因為如果想要有所改進─為了所有的女性、男性、職場,以及整個社會─那麼首先,我們必須先退一步,認真地去審視一些有如反射動作的真相。我們必須去質疑那些被不斷傳頌著或深深影響著我們,並形塑了這個社會的一般常識、格言、文化基因和故事甚至捫心自問,為什麼我們這麼確定那些往往已經根深蒂固的假設是對的?無論是對自己,或是其他那些只能靠想像才能了解他們過著什麼樣生活的千百萬人。
 


  唯有真誠地為所有人敞開我們的心胸,接納新的想法和可能性,我們才有可能改變這個世界,或是為這個世界帶來改變。

 

 

立即了解更多:博客來  //  誠品 //  金石堂  //  讀冊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悅知‧閱知樂部落

悅知‧閱知樂部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