命中注定遇見你立體書封  

|CHAPTER 03|

第二天早上當我醒來,對著陽光直眨眼,隱約感覺有點不對勁。我們西曬的臥室,早晨不應該有這麼強的光線才對。丹恩六個月前搬進來時,還加裝了遮光紗,所以早上醒來室內通常是一片漆黑的。

我在哪裡?我瞇起眼,頭砰咚咚地發疼,一定是因為喝了過量香檳而宿醉的緣故。我坐起身環顧四周,等眼睛逐漸適應光線,房間變得清晰後,不禁困惑了起來。真的,這不是我們的公寓。窗簾是白色的薄紗,床是有著曲型床頭板的柚木加大雙人床,不是黑色磨光的特大雙人床,床單和被子是淡藍色絨面的,而不是灰色滑面的。奇怪的是,這房間感覺很熟悉,但我想不出為什麼。

丹恩昨晚將我帶到某個朋友的公寓裡過夜了嗎?我努力回想,但我最後的記憶只有他將我帶離餐廳,然後我在他懷裡睡著了。

「丹恩?」我試探地叫喚。

我聽到走廊傳來腳步聲,然後是某人輕柔的口哨聲。又來了,那種奇怪的熟悉感只讓我感覺更煩亂。丹恩從來不吹口哨的,事實上,在我們第一次約會時他就告訴我,他認為不會吹口哨是他人生的一大缺憾,那也是第一次他把我逗笑。

「寶貝?」我更不確定地再喊了一聲。

這時,吹著口哨的人走進臥室,我的心臟幾乎要停止,因為站在那裡的不是丹恩。

 

是派崔克。

我的丈夫,派崔克。

十二年前過世的派崔克。

 

「早。」他微笑著說,甜美熟悉的低沉嗓音像是一記重拳擊中我胸口。我曾經那麼確定,這輩子再也聽不到這聲音了,這不可能。

我目瞪口呆地看著他,發現他的樣子和以前有點不同。他太陽穴附近的頭髮變得稍微稀薄,魚尾紋變深,身形也比以前壯實,完全是我想像中他要是還活著和我一起變老可能會有的樣子。不過,他的綠眼睛還是和我記憶中的一樣明亮和溫暖,好長一段時間,我忘記了呼吸。

「發生什麼事了?」我終於喃喃地說,但聲音低的幾乎聽不見。這時我注意到房間裡蒙著一層薄霧,像是陽光以某種角度照射到空氣中的揚塵所產生的柔化效果。那種虛無飄渺的感覺,讓我聯想到仙子的魔法和美夢成真,我懷疑現在是不是就有某種神奇而不真實的事正在發生。

當我凝視著派崔克,奇怪的事發生了,我的迷惑感開始消失。我環顧四周,發現自己不知為何就是知道,會有一台輕巧型的戴森吸塵器隨意地靠在牆角;我知道床頭櫃上有一本勵志名言日曆、我還知道書桌上的藍色花瓶裡插著一小束黃玫瑰。

驚詫中我這才明白,這是我們的舊公寓,是派崔克過世時我們一起住的那間位於錢柏斯街的公寓。家具幾乎都是新的,但格局我還認得,有我以前很愛的硬木地板,還有我曾經猛捶過的牆壁,我曾經邊捶牆、邊尖叫著問上帝為何帶走我的丈夫,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!

「凱蒂李?妳還好嗎?」派崔克關切地問,打斷了我困惑的思緒,將我帶回現實。

我可以感覺到淚水從我臉頰上滑落,我努力想要說些什麼來回應他,嘴巴卻只能發出斷斷續續、沒有意義的音節。我有點懷疑這是在做夢,但時間越久我越相信這不是夢,畢竟,我從沒做過如此栩栩如生、細節如此具體的夢。但問題來了,如果我不是在做夢,又該怎麼解釋這一切呢?

派崔克在我身邊坐下。「親愛的,妳昨晚一定比我想像的辛苦多了。」他帶著笑意說。

他伸手摩挲著我的手臂,我全身立刻感覺像是著火一樣。他真實到讓我忍不住訝異地抽開手,但立刻後悔不已,因為如果能讓他的手撫摸我的皮膚,我願意用世界上任何東西交換。

「怎麼了,凱特?」他問,伸手抹去我練上的淚。「發生什麼事了?」

「你還活著!」我啜泣,好不容易哽咽地說出這幾個字。他放在我臉上的手,是唯一可以穩住我的力量,我突然有種感覺,要是他現在再走開,我就會直接飄到敞開的窗邊,跌回真實的世界。

「我當然還活著。」他一臉困惑。

我邊吸鼻子,邊試圖解釋。「可是你……你十二年前就死了。」這句話才剛說出口,整個房間突然變得模糊,我慌張地伸出手摸索他。

「親愛的,妳在說什麼?」他的聲音聽起來好遠。「妳為什麼要講這樣的話?」

「因為──」感覺到周圍的世界越變越模糊,我住嘴了。突然間,我好奇是不是我的質疑讓這個現實消失了,所謂搖動夢的基礎是不是就是這個意思?不管是什麼,我不計一切想留在這裡越久越好,因此,我深吸了一口氣,擠出一個虛弱的微笑,急忙說:「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。對不起,你明明就在這裡。」

房間瞬間變得清晰(派崔克也變得清晰了)我的心跳漏了一拍。我好奇地環顧四周幾秒,把一切都看進眼底。窗外是藍到不可思議的天空,桌上的玫瑰是像照片一樣鮮明的黃色,我們床頭櫃上的數位鬧鐘,鐘面的數字熾熱地閃耀,就好像有人將色彩調高了百分之五十,讓一切變得更美麗。我將目光轉回派崔克,雖然在這個顏色過分飽和的房間裡,他的人幾乎像是在發光一樣,但他看起來還是他,只不過他正皺著眉頭。

「凱蒂李,妳嚇到我了。」他說。房間又開始閃爍不定,我嚇得抓住他的手。

「對不起,」我急忙地說:「我想是因為我剛做了惡夢的關係。」

話才剛說出口,我發現自己心底強烈地希望這是真的,但如果這不是夢呢?如果過去十二年來發生的一切才是虛構的呢?

「妳夢到我死了?」他的表情很擔心,我感覺我的眼睛裡充滿了淚水。

「派崔克,那是我所能想像最糟糕的事了,你不知道我有多麼高興你在這裡。」

他奇怪地看了我一眼,抽開手。「妳今天早上真的怪怪的,我幫妳去拿止痛藥和咖啡,好嗎?」他站起身並朝門口走了一步,我在自己都還沒反應過來之前就猛地往前,慌張地抓住了他的手臂。

「拜託不要走!」我哭喊著。我害怕萬一讓他走出這個房間,就再也見不到他了。

「好,」他和緩地說:「那妳要跟我一起來嗎?」

我點頭,覺得自己好蠢。他關切地看了我一眼後,扶我起床。我站起來的時候,感覺一陣暈眩,辨認不清楚方向。

派崔克牽起我的手領著我走出臥室,我望向走廊的窗戶外面,發現原本一直在那的殘破殯儀館已經換成了一小塊綠地,上面有兒童攀爬方架、黃色的溜滑梯和一棵白楊樹。「所有東西都變了。」我喃喃自語。

「凱特,」派崔克說,聲音有些沙啞。「妳怎麼了?」

我轉身面對他,他是那麼靠近,讓我幾乎無法呼吸。我靠得更近些,感覺到他的身體貼著我,驚人的是我竟然還記得,我的身體和他手臂與胸膛之間是多麼契合。我碰碰他的臉,他下巴上的鬍渣摸起來好真實。「我……我不應該在這裡的。」我說,因為我不知道還能如何解釋發生在我身上的事。走廊開始閃爍,遠端處出現火花,我發現我又再次威脅到這個世界的結構。

「要不然妳應該在哪裡?」派崔克凝視著我好一會兒,然後溫柔地將我轉過身,推著我走回臥室。「妳知道嗎,親愛的?」他說:「或許我還是幫妳拿普羅芬來比較好,妳今天早上狀況看來真的很糟,再回床上躺一會兒吧?」

我任由他將我帶回臥室,因為他說的沒有錯,我感覺暈眩、腳步不穩。「別離開我。」我低聲說。

「我馬上回來。」他邊幫我把被子蓋好邊說:「我保證。」

「但你也曾答應過我要永遠和我在一起的。」在他走開後,我喃喃地說。一時之間,我只是靜靜躺在那裡,盯著天花板,努力想釐清到底發生了什麼。為什麼這裡的一切都如此熟悉?舉例來說,我怎麼會知道派崔克要去拿的普羅芬是杜安里德藥局的非專利品牌,就放在浴室洗手台旁的第二層架子上,而且瓶子裡只剩下十二顆藥丸?我又怎麼會知道,貼在冰箱上的購物清單上就寫了普羅芬,就寫在牛奶、棉花糖、花生醬、冷凍洋蔥衛生紙底下,而且全都是我的筆跡?我怎麼會曉得,如果我伸手去開派崔克那一側的床頭燈,燈不會亮,因為燈泡昨晚爆掉了?我深吸一口氣,為了確定我的想法,我伸手過去輕按一下檯燈底座的開關,沒有反應。

我重重地呼了一口氣,比之前更困惑了。

有種感覺我怎麼都無法擺脫:我是真的存在這裡,這不是一場夢。

壓著劇烈的心跳,我伸手去拿床邊的電話,我隨即知道,我們還留著室內電話的線路,因為派崔克認為這樣比較安全,以免有打緊急求救電話的不時之需。我怎麼會知道這些?我搖搖頭,撥了我姐姐家的電話,她一定能幫我解釋這一切。

但一秒鐘後,有電話錄音告訴我這個號碼已經無人使用。我想自己應該是在困惑的狀態下按錯鍵了,因此立刻掛掉重播,但接通後又是同樣的電話錄音。我試著打她的行動電話,但語音信箱的錄音不是她的聲音,而是一個陌生的男人。我的胃感覺不太舒服。要是她發生什麼事怎麼辦?

「蘇珊還好嗎?」派崔克走回房間,我問他。這場夢會不會是用我姐姐來交換我丈夫,用一件可怕的事來代替另一件?「拜託告訴我她沒事,拜託告訴我她還活著。」

派崔克皺起眉頭。「她當然還活著,親愛的。」他的答案讓我鬆一口氣,彷彿凝結的血液又能重新流動。「妳在說什麼啊?」

「我試著打電話給她。」我說著說著,發現自己開始發抖起來。我顫抖地說出她的電話號碼,彷彿這樣就能把她叫回來似的。

派崔克搖搖頭。「凱蒂李,這是她的舊號碼啊。」

我盯著他看,突然間,我像是被重新載入記憶一樣,完全知道他在說什麼。「她搬家了,」我喃喃地說:「因為羅勃的工作,十一年前搬的。」

派崔克很是擔心的樣子。「是啊,搬去聖地牙哥。」

「對。」我緩緩地說。突然間我也知道了,珊米正在上衝浪課,凱文三星期前溜滑板摔斷手臂,還有他們現在住的地方離海灘只有七個街區遠,是一棟有著藍色百頁窗的黃色小屋。「這些事我怎麼都知道?」我喃喃自語。

派崔克爬上床,坐到我身邊,伸手環住我的肩膀並將我拉近。「親愛的,妳到底在說什麼?」「我不知道。」我低聲說。我閉上眼睛,呼吸著他身上森林加上肉桂的氣味,那是專屬於他的熟悉氣味。我靠在他溫暖、堅實的胸膛上,這是我不敢想像能再做到的事。我抬起頭吻他,感覺就和以前一樣,他的嘴唇柔軟而溫柔,過一會兒後,他習慣性地伸出手,用左手拇指摩挲著我的右臉頰。他嚐起來有牙膏的味道,那是愛與生命的氣味,我急切、飢渴地品嚐他的味道,任由淚水刺痛我的雙眼,只要我還吻著他,我就一點都不害怕了。

但隨著一陣強烈的罪惡感突然襲來,我抽開了身體,我這樣是背叛丹恩嗎?我搖搖頭,把這念頭甩開,我當然沒有背叛他。這不是真的,不可能是真的。

「說你愛我,派崔克。」我急切地低語,因為我需要在這一切破滅回歸現實之前,聽到他說出口。

派崔克稍稍拉開距離,看著我的眼睛。「超過妳所能想像,」他說:「我愛妳,凱特。我在遇見妳之前就知道──」

「──我命中注定屬於你。」我喃喃地接上話,感覺鹹鹹的淚水在我雙頰傾流而下。

他靠近過來溫柔地吻了我,輕柔得像是魔法一樣。正當我們的吻開始變得越來越熱烈,門口傳來的一個聲音打斷了我們。

「爸?」

我緩緩轉過頭,看見一個穿著粉紅睡袍的小女孩站在那裡,她有著一頭恰好及肩的栗色大波浪捲髮,大大的綠色眼睛和派崔克一模一樣,我感覺心跳加快。

她立刻和我很親暱,但一時之間,我還抓不太到將一切繫在一起的記憶線頭,不過我隨即就知道,她再四個星期就要滿十三歲,生日是七月十八日。我知道她喜歡「一世代」合唱團,最愛的團員是路易斯,因為他最成熟。我知道她喜歡畫畫和彈鋼琴,還有她上星期的拼字測驗拿到B+,因為拼錯了兩個字,sagacious(精明的)countenance(同意)

「嗨。」我輕聲說。

小女孩關心地看著我。「媽?」她鼓起勇氣叫了我一聲,我心裡像有什麼東西炸開一樣。

我瞪大眼睛轉頭看派崔克。「我是她媽媽?」我喃喃地問道,但這答案是毫無疑問的,我當然是她媽媽,我立刻就知道了。就在此時,我耳邊突然一陣嗡嗡作響。我看見派崔克張嘴回答我,也感覺到他握住我的手,但周圍的光線越來越亮,他開始漸漸變得模糊。

「回來!」我大叫,但我知道他聽不到。

當房間整個消失,他也不見蹤影了。唯一剩下的,是他強壯的手指滑進我指間的感覺。

 

 

 


《命中注定遇見你》

悅知文化繼《生命清單》後,最溫暖動人的勵志小說!
一切的錯過和缺憾,或許冥冥中都是最好的安排。

★ 全球暢銷50萬冊《The Sweetness of Forgetting》作者最新力作!
★ 出版半年已授權11國!Amazon.com 4.6星讀者推薦!

在這個既斑駁又美好的世界,
因失去而獲得的養分,往往是最珍貴的禮物。

透過「平行時空」的手法,探索人生的抉擇和輕重,
有如電影《扭轉奇蹟》加上《P.S.我愛你》。

博客來:http://goo.gl/1OGOHr
誠品網路:http://goo.gl/dPwbCf
金石堂網路:http://goo.gl/pN7eXt
讀冊生活:http://goo.gl/mFMLTK

 

2015.08.24 與您一同勇敢向前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悅知‧閱知樂部落

悅知‧閱知樂部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