噹!噹!

又到了第二回的《蘭陵長歌》連載單元~

在周一的第一回連載中,可兒與長恭的初遇

宛如在亂世中嬌弱飄零小花般的可兒,

遇見身分高貴卻光華內蘊的翩翩少年長恭,

少年親切美好的樣子終在小可兒的心裡扎下了一株含苞待放的情苗...

 

第二回的連載,內容迎來了我們俊美的蘭陵王高長恭(Wow~)

看他與可兒之間總是情深緣淺的離合,

如何讓他從一個稚嫩的血性男兒,

逐漸長成英武且內斂的傳奇武將!

 

想知道更多屬於蘭陵王與他摯愛的女人之間的愛恨糾葛嗎?

都在10/28出版,內含網路未曾公開獨家大結局+番外篇

《蘭陵長歌》|卷1|夢斷不成歸

 

悅知- 蘭陵長歌封面圖可兒  

二、長恭

 

長恭衝出王府的後門,沿途一路狂奔,一直跑到鄴城的另一頭,才停下來大口大口地喘氣。明劍跟在他身後也跑得上氣不接下氣,追上他時,已是一副快要昏厥過去的樣子。長恭有幾分不好意思地扶住了明劍說道:「抱歉,我忘了你在後面。」

 

明劍先是搖搖頭,隨即竟兩眼一翻便不支倒地。長恭試著搖了他兩下,發覺他是真的熱昏了,只好背起他,跟距離最近的一戶人家敲了敲門。

 

不久,門後傳來略顯稚嫩的女孩聲音問道:「誰呀?」長恭覺得自己似乎在哪裡聽過這個聲音,未及細思便答道:「天氣太熱,我的同伴中暑昏過去了,能否討碗水喝?」

 

兩扇木門「吱呀」一聲的打開了。長恭張大了嘴看著門裡宛若海棠花般嬌美的女孩,對她額間那點殷紅欲滴的胭脂痣感到莫名熟悉,不禁愣住了。

 

那個女孩子卻似乎把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明劍身上,領著長恭進屋後,便急急忙忙地跑到井邊打水。長恭連忙把明劍放下,到女孩身邊接過她手裡的水桶說道:「這種力氣活還是讓我來吧。」

 

女孩回頭想道謝,卻在看清楚長恭的長相時也傻了。長恭不動聲色地把一桶水打了上來,抬到明劍身邊。他並不知道該如何救治一個熱昏過去的人,想了想,乾脆舉起水桶,「嘩啦」一聲便朝明劍整個人潑了下去。

 

「啊——」女孩和明劍同時叫了一聲,長恭轉過頭去瞧了才發覺自己剛才用力過猛,濺起的水把女孩的半邊衣裙都弄濕了。他急地放下水桶說道:「抱歉,我不知道妳站在後面。」

 

女孩滿臉通紅地搖搖頭,又跑回屋裡去換衣服。長恭的視線情不自禁地追著她的身影,這時明劍卻跳了起來說道:「四殿下,發生什麼事了?」

 

長恭一臉好笑地說道:「沒什麼,就是你太渴了,我給你找了點水喝。」明劍低頭看著自己一副落湯雞的樣子,也不禁哈哈大笑了起來。他與長恭自幼便朝夕相處,雖然名為主僕,實際上卻如好哥們。他見長恭露出若有所失的神情看著屋裡,稍後又見一個女孩從裡面走出來,心中已經明白了幾分,他也不點破,反倒主動走近那個女孩,抱拳道:「明劍多謝姑娘贈水之恩。」

 

明劍的樣子讓女孩看得忍俊不禁,她的笑容天真爛漫,和元玉儀那種風韻十足的媚態截然不同。有如春日山中的一泓清泉,又似晨間裡掛著圓潤露水的花瓣兒,女孩隱隱散發著一股清新純潔的誘惑,長恭與明劍瞧著她,瞧得臉龐都發熱了。

 

女孩看見長恭,臉上也泛起了一層紅暈,她把手裡的一塊乾布遞給明劍之後,就不知如何是好,光顧著低頭揉著衣角。

 

長恭趁機跨前一步問道:「妳是不是可兒?」女孩吃了一驚,臉上的紅暈愈發明顯,連聲音都有幾分顫抖地說道:「你……不,殿下怎麼會知道?」明劍一聽見女孩如此稱呼,立刻生出了警覺之心,朝長恭使了個眼色。長恭搖搖頭,一臉坦然地說道:「沒關係,她是我的朋友。」

 

「朋友……」可兒聽見這兩個字的時候,心中頓時湧起了無限的喜悅。原來他真的記得我,還當我是他的朋友!

 

長恭走到可兒身前,就像從前同她買荷花時,伸手摸了摸她的頭,露出一抹開心的笑容,說著:「幾年不見,妳已經長得這麼高了。」可兒感受著他掌心傳來的溫度,露出了非常滿足的表情。

 

「貓。」長恭突然說道。可兒抬起頭問道:「什麼?」長恭掬起她的秀髮,輕嗅上頭淡淡的茉莉清香,說道:「妳剛才的樣子,很像路邊的小貓……當初我跟妳買荷花時,其實很想把妳撿回去的,可是後來妳卻不見了。」

 

可兒低頭道:「後來我……我……」長恭憐惜地說道:「為了我被人欺負了吧?我都知道了。那幾個打妳的人,我已經教訓過他們了。」可兒驚訝地看著他,一時間竟不知該說什麼好。這時門外忽然傳來馬車停下的聲音。

 

可兒當下有些緊張,她看見長恭露出詢問的眼神,還來不及解釋,一轉頭又看見明劍竟還濕淋淋地站在階前,只得先回屋裡取了套段長卿的舊衣,只是才剛剛把衣服交到明劍手上,段長卿就進來了。

 

段長卿一看見可兒身邊的兩個少年,臉色立刻沉了下來,直接朝可兒問道:「這是怎麼回事?」可兒急忙地答:「師父,這位是我的朋友,這位是他的朋友,他中暑了,所以……」

 

長恭見可兒說得語無倫次,便拍拍她的肩膀,自己走到段長卿身前說道:「您是可兒的師父嗎?在下高瓘,乃可兒舊友,幸會。」段長卿打量了他兩眼,臉上的表情才放鬆下來說道:「我方才以為是歹人闖入私宅,冒犯了。在下乃教坊樂師段長卿,幸會。」

 

長恭露出訝異的表情說道:「原來您就是那位有名的琵琶聖手?」段長卿神色不變地說道:「在坊間有些薄名而已,不值一提。」

 

明劍見天色已晚,便上前對長恭說道:「郎主,時候不早了,我們還是早些回去的好。」長恭雖不想離去,但眼下可兒的師父既然已經回來了,自己也不便久留,只好對可兒道:「我會再來找妳玩的。」然後朝段長卿抱了抱拳,這才帶著明劍離開了。

 

---

可兒手上彈奏的是<胡茄鳴>,曲裡說著「文姬歸漢」的故事。

 

漢末天下大亂,蔡文姬在兵荒馬亂中被擄到南匈奴,成為左賢王的妻子,身心皆承受極大的煎熬。時時刻刻想念著故土的蔡文姬,經過了漫長的十二年,才在曹操的安排下有了歸國的機會,但她喜悅的同時,卻又為了即將與一對孩兒分離而感到無措。屈辱的生活正要結束,但思念親子的痛苦才剛開始,蔡文姬矛盾的心中盡是悲憤又無奈,全數透過曲子坦率呈現。

 

這是一個十足淒涼的故事,可兒雖然稚氣未脫,但見她雙目微闔地撫弄著絲弦,眉宇間露出似悲似喜的神情,彷彿已經完全融入了亂世女子那種無奈掙扎的心境之中。段長卿在一旁照看著她,偶爾撥弄一下手邊的琵琶與之合奏,瞧著可兒的神情帶著說不出的驕傲。

 

長恭遠遠地看著可兒,心神隨著她的琵琶聲飄遊遠去,彷彿真的被帶到了黃沙漫天的荒涼大漠上,體會著一個異鄉女子的孤獨與纏綿。他慢慢地品味著這股陌生的情緒,只覺可兒眉間那點殷紅的胭脂痣,似乎漸漸地化入了自己的胸口裡。

 

---

負責打聽可兒與段長卿下落的人總是無功而返,到最後長恭也不得不放棄了。他性子變得更加沉默,一天又一天地把精力消耗在練武場上。當明劍已不再是他的對手,他就向王府裡武功最高強的侍衛挑戰,還不許對方手下留情,因此時常被摔打得渾身是傷。他有時也會戴上鬼面具溜出王府,然後再帶著一身傷回來,還不許明劍聲張。

 

起初,長恭帶回的傷痕多到幾乎讓人慘不忍睹,但日子一久,身上傷口的數量就慢慢地少了,偶爾也會完好無損地回來。明劍追問了幾次這些傷究竟是從哪裡來的?長恭總是笑而不答,若是被逼問急了,便索性把明劍高高抱起,然後用力摔在地上。這樣日復一日地鍛鍊,長恭的身型迅速拔高,整個人也變得強壯起來,那些原本嘲笑他像個姑娘家一樣的人,再也不敢輕視他。

 

.....<待續>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悅知‧閱知樂部落

悅知‧閱知樂部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